四川法制网
e法·益堂课

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参赛作品:城市边缘(中)

来源: 作者:刘丽 发布时间:2020-09-28 16:40:38

遗憾的是,这起案件差不多成了一件悬案。这件被公安部列为部督的抢劫杀人案,是平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帮人心里的一根刺,长期梗在身体里某个地方,时不时隐隐作痛。(刘丽)

前情提要

黄家明接手了一个搁置了十年未破的特大恶性案件。对于能否破案,他心里其实并没有底。之所以选择接手这起案件,更多的只是想了却一桩心事。而就在他忙于破案之时,一辆开往平安市的长途汽车载来了一位神秘的“访客”。

案件研判会最终定在下午。遵照杨华建副局长的意见,特意邀请了省厅枪弹痕迹鉴定专家李东、省警官学院警务心理学专家刘玫、省厅刑警总队资深情报专家张明生参加。

 黄家明示意付伟播放专案PPT,首先给大家重建了案发现场并介绍了专案进展情况:2004年12月12日早晨大约6点左右,平安市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杀人案,海大集团女出纳员李月霞被害,随身携带的45万余元现金被抢。

 案发现场位于素有城中村之称的城南综合市场,地处城郊接合部,从地图上看过去,这里就像是幸福巷街区延伸出来的一个意外。这个人口密度超高的聚居地,每天早上5点,到处已经是人头攒动、热气腾腾。各种运送货物车辆的发动机声、喇叭声、讨价还价的人声、鸡鸣狗吠以及猪叫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

 出事这天早上,李月霞照例5点钟从家里出发。大约1个小时左右,110指挥中心接到了报警电话。

 “有目击者注意到现场有两名男子骑摩托车逃离。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骑摩托车接应的男子,年龄大约25岁左右,身高在1.70到1.75米之间,看上去比较单薄。开枪的那个,年龄30岁左右,身高1.68米左右,比较结实。两人作案时都穿着一件深色中长皮衣。”

 “现场发现子弹壳一枚,底座标志是双印压,标号:71-64(或者64-71)。双印压一般12点位置的阿拉伯数字代表子弹生产厂家,6点位置的阿拉伯数字代表生产年份。也就是说这枚子弹是1964年由代号为71的国内军工厂生产。经公安部枪械痕迹计算机自动识别系统比对,最后专家鉴定意见倾向于认为是制式子弹,发射这种子弹的枪支目前仅限于口径7.62毫米的制式枪支,常见的有56式冲锋枪、63式自动步枪、81式自动步枪,这几种都属于军用配枪。”

 “在省厅和公安部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是:与此情况相匹配的军用枪支流失情况,全国目前仅两起。其中一起案发时间在该案以后,另外一起是2003年8月发生在陕西境内,该案涉及一支被抢的81式全自动步枪,案发地点和平安市地理位置同属于一条铁路客运线。据陕西警方反馈的信息来看,可以利用的资料不多,这起至今未破的案件同样也是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我想请教一下李东教授,那个弹壳鉴定结论准确吗?”杨华建打断了侦查员的汇报。

 李东沉吟了片刻,像是在斟字酌句:“目前我国采用的这套枪弹痕迹自动识别系统KL-C2000是在充分调研各国枪弹痕迹识别系统基础上,根据我国枪弹痕迹特点,与发达国家合作研发的,该系统采用了目前最先进的精密光学电机设备,枪弹痕迹自动计算比较精确,已经在2000年通过了国家级验收。”

 “不好意思,李教授,枪弹痕迹检验我们比较外行。您能详细给我们介绍一下KL-C2000枪弹痕迹自动识别系统的工作原理吗?”

 “KL-C2000枪弹自动识别系统的工作原理就是用CCD摄像采集需要检验的弹壳痕迹图像,然后输入系统,系统再根据已经存储的弹壳数据样本进行自动匹配,最后把相识度高的样本筛选出来,供枪械痕迹专家鉴定。”

 “该系统目前储存有足够多的对比样本吗?”

 “KL-C2000系统目前储存了枪械样品2000多种,弹底标记2000多种,以及上万种各类枪支的弹壳痕迹数据,基本囊括了目前国内能够收集到的各种枪支、弹壳以及弹头痕迹。”

 “那也就是说,12·.12案件现在提取的弹壳鉴定是在对比了上万个样本数据以后得出的结论,所以是可靠的。”

 “对。”

 “李教授,什么是CCD摄像?”

 “CCD是Charge-Coupled Device电器耦合器件的简称。简单一点说,就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比较精密的图像传感器,特别适合细微痕迹采集。它由硅材料制成,对近红外线比较敏感。装有CCD的摄像机即使在光线比较黯淡的环境中,借助近红外灯照明,对于人眼无法看清的东西,依旧可以拍摄出很清晰的图像。”

 “关于刑侦技术问题就暂时到这里吧,谢谢李教授深入浅出的讲解。”杨华建转向专案组,“刚才说到哪里了?大家继续介绍案情。”

 二

 “现场发现一摩托车头盔和毡帽,刑事技术人员在头盔挡风玻璃上提取两枚指纹,在毡帽上提取毛发数根。经比对检测,指纹是当时报警的环卫工黄秀华留下的。毡帽上提取的DNA检材极其有限,由于当时刑事侦查检测技术的某些缺陷性,因此未能从中检测出DNA图谱。”

 “目前为止,两件物证已经3次送相关鉴定机构鉴定,均没有明确的鉴定结论。根据大队长此次在省厅刑侦指挥官业务工作培训中获得的最新信息,目前公安刑事科学技术取得崭新突破,按照局党委意见,这两件物证目前已经派专人送往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结论暂时还没有出来。不过,需要有心理准备的是:DNA检材的保存条件有许多限制,需要特殊的存放包装、恒温恒湿、隔离紫外线照射等硬条件。由于多种原因,我们的物证保管中心科技含量不足,全靠人工作业,所以很难保证存储必备条件。更要命的是,物证保管室的物证消毒主要是依靠紫外线,这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保管员有一次疏忽,就完全可能导致检材失效。

 另外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是,这个检材搁置已经长达十年,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类似先例可以参照,所以,很大可能已经失去鉴定条件。”

 “案发当时,由于平安市新成立不久,市区天网工程尚没有全覆盖,案发地点又处于城市扩建以前的城郊接合部,当时围观群众对现场造成极大破坏,新成立地区人事变动也很频繁,给案件侦破带来很多障碍,导致此案久侦未破。”

 “一句话,目前为止专案组有没有新发现?”杨华建一想起当时的情况,就觉得怒火中烧。当时那一片狼藉的现场,至今让他恨得咬牙切齿,他依旧清晰地记得自己愤怒地摔坏了刚买的那款三星手机,尽管冷静下来以后心疼了好一阵子。那可是他在家里挣了一年表现,老婆存了整整一年的工资给他买的。

 “目前对案件侦破比较有利的是,该案侦破过程中形成的15卷案卷材料和一切痕迹物证,至今仍然保存完好。”黄家明干咳了一声,斟酌地补充道,“当然,痕迹物证仅仅只是从肉眼上看保存完好,至于有没有利用价值,还不敢确定。”

 “另外,新闻发布会已经在市电视台滚动播出了一个礼拜,社会反响并不大,感觉好像这件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说实话,我一直就反对在电视台发布这信息,说不定不仅不会对破案有帮助,反而会对破案造成一定障碍。”有人插话。

 “倒也是,十年没破的案子,犯罪嫌疑人可能以为公安机关不会管了,说不定早就放松了警惕。这样一报道,他们知道风声,又会隐藏起来,给我们工作增加难度。”

 “别扯远了。”杨华建听到自己的态度很生硬,他平息了一下呼吸,告诉自己要淡定。

 “我倒是觉得新闻报道利大于弊。这案子前期我们基本没有收集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新闻滚动播出以后,这两天倒是听到一些反映,相信最终会慢慢唤醒一部分人的记忆。”黄家明对此深信不疑。

 “案发现场那辆摩托车有线索吗?”杨华建淡淡地问。

 “十年前,平安市是一个新建市,周边城市的交通不完善,进出平安市最便捷的路只有一条高速路,所以,骑摩托车长途奔袭的可能性不大。当时从高速路监控点提取的录像资料显示,的确也没有发现有摩托车经过的情况。结合案发情况来看,犯罪嫌疑人能在人流密集的城南市场作案,并且迅速逃离,他们应该对当地的地形和交通路线很熟,所以,我一直倾向于本地人作案,或者本地人和外地人勾结作案的可能性大。”

 “但是,摩托车呢?你们至今没有人提到摩托车的影子,难道人间蒸发了?”杨华建努力按捺住心中的火气。

 “根据当时现场走访的情况,基本可以肯定嫌疑人骑的那辆摩托车是平安市最常见的那种125型嘉陵摩托车。十年前平安市所在地区辖区面积超过8000平方公里,总人口480多万,城镇总人口不到40万。摩托车是老百姓主要交通工具,仅平安市辖区面积2000余平方公里,人口150多万,摩托车就超过10万辆,基本以125型嘉陵牌为主。”黄家明多少有些尴尬。

 “当时专案组15个人,从保存下来的资料看,仅有数据登记的被排查摩托车就已经接近3万余辆,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后来,专案组因为侦查重点是否准确等问题发生激烈争论,急火攻心的专案组成员一度把侦查重心重新放到嫌疑人行踪摸排上。再后来,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摩托车排查工作就搁下来了。”

 “这段时间,我们把案发前一个礼拜内全市被盗抢的摩托车资料重新梳理了一遍,一共8辆。其中1辆,案发前失主已经找回,一辆是由于两人有经济纠纷,也已经找到。剩下的6辆,一辆是交警截获的无主车,至今没有找到失主,还有两辆至今下落不明,其他3辆案子破获以后,已经发还失主。”付伟补充道。

 “这几个失主我们也已经找到了。除了其中一个已经移民省城,其他几辆摩托车从被盗以后行进路线核查的结果,基本可以排除和这起案件有关。放心吧,杨局,这3辆摩托车,我们会继续跟进。”黄家明向杨副局长保证。

 付伟接着说:“省厅刑警总队和交警总队联合全省公安一线刑警和交警力量,建立了一个被盗抢机动车信息微信群,这个群里的民警基本都是一线从事案侦的民警,掌握的有关被盗抢机动车信息量非常大,不少地方公安机关已经依靠这里获得的信息快速查获了一些被盗抢车辆。我们也已经在其中发布了信息需求,希望会有收获。”

 四

 看着一张张倦色充溢的脸和异常明亮的眸子,杨华建心里泛起一丝歉疚,他爱这帮年轻人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他何尝不知道,10年时间里,这起未破的恶性案件从没有淡出过平安市公安局的视野。围绕此案,刑警大队一帮人参与了一系列艰苦的侦查工作,核查涉枪案件线索1000余条,调查走访6000余人,排查摩托车数万辆,收缴各类枪支47支。刑警大队先后协助和直接破获滨江市“刘义民黑社会组织性质团伙案”和“李魏林贩枪团伙案”在内的一批重特大涉枪案件53起,更重要的是,还有两名民警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遗憾的是,这起案件差不多成了一件悬案。这件被公安部列为部督的抢劫杀人案,是平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帮人心里的一根刺,长期梗在身体里某个地方,时不时隐隐作痛,这种感觉不是他杨华建才有的。

 杨华建沉默了片刻:“刘教授,能不能请您从犯罪心理学方面给我们提供一点帮助?”

 “刚刚查看了一些现场资料,综合各位的案情汇报,我谈点自己的看法吧。根据我们对犯罪嫌疑人犯罪心理的长期跟踪和研究,通常情况下,初犯在犯罪过程中会比较慌乱、紧张,由此导致行为失控,比如中途放弃作案或者产生比预期更大的破坏,从而在现场留下更多的痕迹物证。而累犯由于有经验,又存在较重的侥幸心理,通常在犯罪过程中会比较冷静,胆大妄为,作案手段比较干净、利落,现场遗留的痕迹物证也非常有限。

 初犯作案以后往往会有一定程度的不安、后悔、罪恶感等负面情绪,常常会伴有一些反常现象,比如,关心案情、打听进展、因愧疚导致的关心受害人亲属、试探警方等行为。而累犯一般具备比较稳定的心理素质、有些麻木不仁甚至会感到某种程度的得意,作案以后会迅速逃离、隐匿,很多人会通过各种渠道千方百计漂白身份。 

从这起案件发案现场来看,主犯的行为特征符合累犯的心理,而骑摩托车接应那个人的行为则显得比较慌乱——差点把主犯从摩托车上甩下来,虽然最终保持了平衡,但是两个人的帽子都掉在了现场。

从平安市当时的交通网络来看,犯罪嫌疑人骑摩托车长途奔袭而来的可能性不大。事实上,侦查员也没有发现有长途奔袭过来的摩托车踪迹。介于案发现场特殊的地理位置,能够在周边环境像迷宫一样的海大集团快速作案快速撤离,应该是对案发现场以及周边环境相当熟悉的人,至少在周边或者平安市居住过较长时间,甚至有可能就是平安市人。

所以,我建议:一是重点围绕受害人直系亲属了解一下案发以后,周围有没有特别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二是重点了解一下案发以后一直去向不明且有过违法犯罪前科的人。”

刘玫的意见和黄家明的思路不谋而合,不过之前他已经把这个工作落实给付伟。付伟已经把筛选出来的10多个重点嫌疑人的资料调取出来,并且从辖区派出所了解到部分人的行踪。

情报专家张明生之前一直知道这案件,也曾经参与过案件研讨,所以对情况比较熟悉,他给大家重点介绍了近几年全省刑事案件的特点,最后总结:“大数据显示,最近十年全国流窜作案案件中没有反映出与平安市这起案件有关联。由于历史原因,目前为止全省情报信息系统也没有收集到有关此案的情报线索。但是,只要有新的痕迹物证突破,相信全国痕迹物证存储系统应该会给大家惊喜,除非是外星人作案。” 

接下来,专案组成员围绕此案所获得的情报资料,谏言进策,积极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争议也很激烈。 

那些熟悉的名字和场景一再被提及,黄家明感觉两边太阳穴像是被尖细的针冷不丁地一下一下狠狠扎过,心里泛起一点一滴的痛。

案件研讨会一遍一遍回放着那些久远的记忆,那些起起伏伏的心情、惊心动魄的细节一再地被唤醒,黄家明百感交集。付伟和张晓佳异常兴奋,他们似乎从中嗅出了一线生机,而黄家明感觉自己心力交瘁,只想回家去好好睡一觉。

那个穿梭在城南市场的男人终于有了自己明确的方向。此时此刻,他的目标就是黄家明住的锦绣小区。

他在街心花园路过红绿灯处时,一个高个子年轻男人挺拔的身姿在人群里很醒目,他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一眼。平安市虽然离省城很近,但是流动人口并不多,是一个以本地常驻人口为主的中小城市,像这么高个子的人并不多见,更重要的是,这个城市的成年男人,能保持这种体型的不多。他从高个子强韧的肌腱和轮廓分明的脸上隐隐约约读出了一丝潜在的危险,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相关记忆储存,但一无所获。

绿灯亮时,人群开始四处流动,中年男人站在人群中有一小会儿迷失。事实上,他每次过红绿灯口的时候都有一小会儿迷失,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在无数个红绿灯口等待一样,一不小心就走入了一个又一个未知的岔路口。他明白,很多路是没有办法回头的。尽管就在他短暂的恍惚之间,高个子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但是,为了万无一失,他还是选择了拐弯,小心地避开可以预感到的危险。对危险的判断,他总是有很强的预感。 

尽管如此,他还是隐隐感觉到,每一次小心翼翼的选择,依然把他带向一个又一个新的未知和不确定。为此,他深感困惑。 

黄家明在街心花园等红绿灯的时候,周围嘈杂的说话声、汽车和地面的刺耳摩擦声、喇叭声以及流水一样散开又聚拢的人流、车流让黄家明有一瞬间的迷茫,那种幻觉又回来了。他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模糊的笑容,一口洁白的牙齿一晃而过,一种熟悉的气息丝一般滑过鼻端,他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一张白皙的脸,男人有这种皮肤在平安市似乎很少见。他使劲扇动鼻翼,努力吸进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闻到。

 环视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焦灼不安地等待红绿灯的人。他苦笑了一下,心里暗暗叹息:干刑警不服老还真不行!以前听年长的民警开玩笑说,刑警是个吃青春饭的警种时,他很不以为然。可事实是,十年前他连续熬上几个夜,没有任何影响,回家美美睡一觉就什么都解决了。现在连续干个三五天,觉得头重脚轻、腰酸背疼,肩部发凉、身体僵硬,明显感觉到了提前衰老的迹象,他开始隐隐约约为自己的健康担忧。也许,米依依的生气是有道理的,他这种健康状况的确不应该再干刑警。只是他心里有一千种不舍,一万种不甘,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推拉着他,往某个方向不停行走,日夜兼程。

 (文中人物和地点均为化名,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刘丽,笔名麦笛,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首届公安作家班学员、鲁院文学院首届编剧班学员、四川省法学会法治文化研究会理事、四川省作协会员、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作品散见于各大报刊杂志,出版有个人文集《梦里梦外》《生死阅读》。)


责任编辑:向芷漫

新闻总署国登2012-F00075847号· 知识产权 (川)作登字2017F00078064 · 连续出版物刊号 川KXO1-093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 川B2-20191090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9】5415-440号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川字第00217号

出版物许可证 新出发字第510105010299号 · 川文旅审函【2019】886号 · 川新广审批准字【2017】335号 · 川法学文研批字【2015】012号 · 川法文批字【2019】009号 · 川新广批函字【2016】30号

国家商标局受理第23862702号 · 网络安全资格认证第23955号 · 法艺文化传媒负责技术、维护和运营管理 蜀ICP备18021130号-2

本网站刊发信息不代表主办单位和本网之观点,如对网站内容有异议请联系本网删改·法律顾问:省法治文化研究会专家顾问团.

四 川 法 制 网 ·法艺文化传媒版权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20 by www.scfz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