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法制网
e法·益堂课

一份份温情后的别样“冻人”:“我就怕离开了这身警服”

——记眉山市公安局高新(甘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何超
来源:眉山市公安局 作者: 发布时间:2021-10-20 11:39:18

在医院一治疗完,53岁的何超就会回到单位,慢慢走进办公室,每走几步,身上的力气仿佛都要用尽,只得稍微休息一下。

每一次见到他,同事们都会围过来,他微笑着,努力地抬起手打招呼,许多人没有注意到,何超抬起手臂的高度越来越低了,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

最近,他还在努力,想让又一对分居两地的双警家庭团聚。

见到记者,他也非常热情的上前握手,但记者能感觉到的,是这只手的无力和肌肉的抽搐。

是的,不止是他的手,他的四肢,都已渐渐无力了。

何超是眉山市公安局高新(甘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2020年因为双臂无法抬起,连穿警服都困难而就诊,他被确诊为渐冻症。

1634700906(1).jpg

眉山市公安局高新(甘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何超(左三)

当时,医生告诉他:你的手,随时可能罢工。

而许多同事,在2021年初才知晓,当时,他还能正常工作,还能每天在工作群里发言和回复,处理工作,许多地方还亲自跑前跑后,尽管组织上和他的家人都非常反对他如此过劳。

医生对他的病情进展评估非常准确——在2021年的初秋,他已经需要依赖才能顺利回复微信、或极其艰难的在很多必须他签字的文件上签名。

渐冻症,如今人们可能已经不再陌生,在医学上被称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运动神经元病的一种,因为患者大脑、脑干和脊髓中运动神经细胞受到侵袭,患者肌肉逐渐无力以至说话、吞咽和呼吸功能减退,直至瘫痪等。

2014年曾经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其实就是提醒世人关注此病症,一代理论物理学大师、科学巨匠史蒂芬·霍金也是患了这种病症。

时间如冰,让何超渐冻,但他却仿佛迸发出了更大的能量:忙业务抓进展、努力让一个个双警家庭不再异地相望……

一份份温情背后,都有着何超别样“冻人”的精神。

可以说,身患渐冻症后,他所做的事情,不比一个健康人少。

 “身体状况都这样了,为何还这么拼?”

面对别人的不解,何超很坦然:“我不怕‘渐冻’,我就怕离开了这身警服,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把重要的事情做完。”

【抗震救灾】

他冲锋在前 救灾战友避险群众因他安心

8月18日下午,办公室里,何超双手紧紧抓住一份材料,用铅笔认真地阅读勾画着,笔下的线条,有时歪歪斜斜,很难再成一条直线。

“别见笑,手不听使唤了!”何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53岁的何超,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警察事业,从一开始的监管支队到治安支队、交警支队,再到高新分局,几乎都在一线。

要在以前,何超可不会允许自己有如此“马虎”的表现,从警28年来,连他的警服,从来都是整整齐齐。

对待工作,更是如此。

同事们还记得,2008年汶川地震期间,时任眉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的何超接到了省公安厅交办的一个紧急任务——两天时间里,为全国各地前来四川救灾的5000余名特警,准备口罩、电筒、钢钎、手套、蜡烛等应急救援物资。

“平时的话,没什么难度,但当时眉山各区县也有受灾,四川各地都在积极筹备物资,一下子需要这么大的量,真的不轻松!”

交通中断、通讯受损……这项任务该如何完成?何超通过多方协调,再自驾车辆前往成都、青神、洪雅等地生产商,守着工人现场制作,一天一夜没闭过眼换来的是,在规定时间内,满满的3大卡车物资,顺利送往灾区。

还没等好好休息一下,另一项任务接憧而至。

当时,眉山市政府对面的公园空地上,每天都有五六千人临时避难,需要有人维护秩序、守护安全。

何超二话没说,将民警分成5组,带头实行24小时巡逻守护制度,通宵巡逻守护,当看到避险群众吃上热饭、喝上热水、睡上安稳觉,何超的心里踏实了很多。

那段时间,一些群众因此和何超成了熟人,有好几次,何超带队一路巡逻,两边的群众的纷纷招呼他,“何大哥,来坐一下,喝口水嘛。”

何超笑着摆摆手:我再去前面转转,我们巡逻起来,让大家都能看见我们,他们心里才踏实。

群众看见何超等人,心里踏实了,可许多人不知道,当时,何超心里不太踏实。

地震发生时,何超的父母都在都江堰,距离震中汶川不足百公里。

疾驰的工作带着何超等人向前,每日的忙碌、奔波挤走了情感,有时几天给家人都没有一个电话……

夜至浓时不见天,说起这,何超眼眶红了又红:“当时没办法顾上父母的安危,我很内疚,我也许是好警察,但不是好儿子。”

相知者,不以山河为远。

何超说,自己身着警服、头顶国徽,就是要保护群众的安全,为大家服好务。

好在,身为警察家属,家人给予了信任、理解和支持,让何超奔跑的脚步轻装快行。

想家人的时候,他心里就会反复记住八个字:山河不远,家国同在!

2008年8月,何超又牵头组织开展了保护火炬传递和一系列奥运会庆祝活动的安保维稳工作,工作期间他始终以最高标准、最严要求完成各项工作,得到了广大民辅警的支持和上级组织的认可,并荣记三等功。

【超前一步】

他扭转困局 万千电动车主因他而受益

从治安支队到交警支队后,一开始,何超没有分管属工作,那段时间,眉山市连续发生了几起重大事故,做事较真的何超“临危受命”,开始分管事故工作。

交通安全关乎千家万户,更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安全感、获得感。

如何实现“标本兼治”、扭转困局?

按照四川省公安厅和眉山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眉山公安机关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 “百日平安会战”专项整治行动,何超担任眉山市“百日平安会战”公共安全监管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负责公共安全监管工作会战的组织协调和推进工作。

在专项整治期间,何超带领工作组进一步完善了交警“缉查系统”的应用、农村交管平台应用、治安“民用爆炸物品管理系统”的应用,实现了客运车辆、旅游运输车辆、危化品运输车辆隐患清零;重点车辆GPS动态监控安装率,使用率均达100%。

不过,道路交通安全,是一项长期性、系统性的复杂工作,如何做好事故预防?何超积极思考、大胆谋划,通过对眉山市所有道路的基本情况、事故发生率、车辆数量、交安设施情况等进行综合分析、动态管理,有针对性的“查漏补缺”,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事故预防系统管理体系,真正做到了“思想认识到位、责任落实到位、工作举措到位”。

之后,眉山市连续三年未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

不止是重大交通事故,在交警支队期间,每天都会接触很多的交通事故,每一场事故的原因都不尽相同。

在何超看来,事故预防远比事故处理重要。“有的事故是我们的管理不到位、宣传不到位,有的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特别是一些电动车事故,让人很痛心,有的家庭因为一件事故,经济就垮了。如果能有效解决保险问题,那就‘超前一步’将事故损失降到了最小化。”

何超通过调研和分析后,发现电动车一旦发生事故,赔偿事宜最令人困扰,也给交通事故处理和调解工作增加了难度。

如果电动车上保险,就能弥补一些缺憾!

有了这个想法,何超顶着烈日,多次前往眉山的多家保险公司调研,收集数据、想法,并积极协调眉山市道路交通安全协会、眉山市保险协会“面对面”磋商,最终在保费降到最低的情况下实现了一站式完成投保,理赔也更加迅速快捷。

机制建立起来了,惠及万千电动车主,何超却黑了一圈。

但何超觉得值得,因为除了车主们的点赞,全省多个市州的同行,也因此先后前往眉山“取经”,外地的许多电动车主,也因此受益。

1634700934.jpg

何超(左一)

【别样“动人”】

他拒绝关照 诸多同事群众因他而温暖

对待工作如此,接人待物,何超也是如此。

2018年1月,汪烔羽正式参加公安工作,成为铝城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平日里主要负责户籍和内勤工作。作为双警家庭的她,最大期待就是与200公里外的丈夫团聚。

得知情况后,何超主动找到汪烔羽了解情况,并表示“能力和原则范围内,我一定帮你们这个忙”。

2020年12月,何超身患渐冻症,汪烔羽不忍再让政委去操劳,没想到,何超再次主动关心,他安慰汪烔羽,“你要加油,自己照顾好自己,工作调动的事,我还在继续努力”。

今年4月,汪烔羽夫妻终于团聚,7年的异地分居,终于结束,汪烔羽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致谢时,看到何超政委拖着日渐消瘦的身体却为自己奔波,汪烔羽几番想哭出声来。

至此以后,汪烔羽每天都忙碌起来,她想把自己感受到的何超别样“冻人”的温暖,传递给更多的人。

汪烔羽,只是何超帮助过的其中一人,从警28年,帮了多少人,何超自己也不记得了。

但同事们记得:不管是同事还是群众需要帮助,只要在何超能力范围内,他常常二话不说,主动揽下,用一颗火热的心,忙上忙下,跑前跑后。

不过,对别人,和对自己,何超是两个标准。

当何超患上渐冻症后,单位和同事想送上关心,却被他三次拒绝:第一次,单位要为他申请警察救助基金,他听说后连连摆手,说道,把这个用在更需要的战友身上。

说罢,转身离开,留下鼻子酸酸的同事们。

第二次,是何超病情加重,组织上劝他安心休养、早日康复,手里的工作先放一放,他又摆起了手:我休息了,大家的工作就要增多了,我能坚持!再说了,多动一哈,对我的康复治疗也有好处。于是,他踩着高低不平的脚步、拖着“渐冻”之躯在医院和单位来回穿梭,有几次差一点摔倒。

他时常说:“搞快点,搞快点,这个事情等不得,马上就搞!”说罢,低头伏案,留下眼眶红红的同事们。

第三次,得知何超的病情加重,分局的同事不约而同去家里看望他,但他一直拒绝开门,大家很诧异,情急之下联通嫂子电话请求她回家开门。进门后大家才发现这个曾经健硕的身体已经变得瘦骨嶙峋,他之所以不开门是不想被大家发现自己已经这般模样了。他沮丧的对大家说:“自己现在已经无药可医了,也无法自理了,作为大家的政委已经不能再为大家做更多的事情了,对不住了!”但大家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坚定,他又说:”我现在正积极参与一个治疗团队的治疗,我相信会有希望让病情好转的。”在与他眼神碰撞中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他作为人民警察的坚毅和不屈。

这三次拒绝,让不少人打心底里更加敬佩他了,耳边再次浮现出他讲过的话:“我不怕‘渐冻’,我就怕离开了这身警服......”

(眉山公安)


责任编辑:杨雪娇

新闻总署国登2012-F00075847号· 知识产权 (川)作登字2017F00078064 · 连续出版物刊号 川KXO1-093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 川B2-20191090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9】5415-440号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川字第00217号

出版物许可证 新出发字第510105010299号 · 川文旅审函【2019】886号 · 川新广审批准字【2017】335号 · 川法学文研批字【2015】012号 · 川法文批字【2019】009号 · 川新广批函字【2016】30号

国家商标局受理第23862702号 · 网络安全资格认证第23955号 · 法艺文化传媒负责技术、维护和运营管理

蜀ICP备18021130号-2

本网站(非新闻类)刊发信息不代表主办单位和本网之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网删改·法律顾问:省法治文化研究会专家委(何艳律师)

四 川 法 制 网 ·法艺文化传媒版权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20 by www.scfz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