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外政法、综治、政府法治、会员单位的权威、高效、快捷的宣传展示服务平台
首 页 | 登陆 |  会员注册 |  微博 |
电话:028--86522169 、86601993邮箱:sichuanfazhiwang@126.com  
本站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百度搜索:
· 四川检察机关“中国梦”教育活动纪事 · “治蜀兴川”法治论坛 · 首届法律援助案例评选 ·"关爱明天、普法先行"   · 会员查询 ·法治眉山 法治先锋
·    ·   · 《四川法治文化》 · 讲述身边政法故事  · 仲裁文化 ·   · · 公安消防微电影展播评选  · · 法治文化研究会   ·
· 司法   · 检察   · 法院      · 社会风险评估     · 通知   ·  · 消防安全 ·
为女则柔,为警则刚
——记雷波缉毒“女捕头”杨阳
  “你们要注意安全。你们谁,我都损失不起。”“我会尽力而为!带好兄弟,完成任务的同时,平平安安回家。”这是杨阳在出发执行任务前,雷波县公安局长和她的微信聊天内容。像曾经上百上千次出发前一样,她没有豪言壮语、没有信誓旦旦,有的只是对打击毒品犯罪的坚定决心!

制服情结

  杨阳被外公外婆带大,外公是一名狱警,按她的话说:“生来对警服就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从进入幼儿园的那天起,她就立志要当一名人民警察。直到杨阳高中毕业,这个梦想也从没有变过。

  都说,“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2005年,杨阳怀揣了十多年的梦想,实现了,正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成为这个头顶国徽,肩负平安使命的队伍中的一员。2005年,她只是雷波县西宁派出所一名基层民警,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的是,从工作那天起,她就做外勤的工作,和所有男孩子们一样,接警、出警、抓捕、审讯。

  33岁的杨阳个子不算太高,很消瘦。如果你第一次看到穿便装的她,凭着外貌,你肯定会误判,“这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绝对想象不出,穿上警服的她,却是个爱枪如命的“阳刚女警”。

藏在指甲缝里的海洛因

  “好,我说…”突审了一天一夜始终不松口招供的“黄毛”,终于在铁证面前开了口,案子有了突破,杨阳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这起案子发生在2010年的夏天,毒品交易地点是在雷波县马湖假日酒店。贩毒的共有三人,“黄毛”和曾老二。通过前期长时间的卧底侦查,民警完全掌握了这个毒品交易团伙的行动轨迹,并决定在这天一举拿下这个团伙。“收网”那天,雷波的天气格外晴朗,微风轻轻拂过马湖湖面,吹起层层涟漪。

  曾老二、黄毛的这次“买卖”包括毒品的分装和交易。一切准备就绪,黄毛在外围负责“放风”,曾老二则在房间负责与卧底民警交易。走进大厅、乘坐电梯、穿过走廊、进入房间,在曾老二拿出毒品的一瞬间,民警顺势将毫无防备的曾老二扑倒在地。另一面,杨阳带着一队民警,包抄在外“放风”的黄毛。两人被当场抓获,并缴获海洛因100余克。

  随后,民警将二人带回公安局进行审问时,却让民警犯了难,曾老二对其罪行供认不讳,但黄毛却一口咬定,自己是个“局外人”,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对在他身上搜出来电子秤,秤上附着的海洛因成分的物证面前,仍然死死咬住说:“秤是我捡的,我不晓得。”杨阳和兄弟伙们轮流审问一天一夜,他仍然没有丝毫认罪的迹象。由于在回公安局前,黄毛的尿检结果是呈阴性,如果再这样下去,黄毛很可能将被释放。

  凭着女性独有的思维视角,杨阳打开了另一条思路。她让民警将摄像机等架好,记录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首先,民警再次对黄毛进行了尿检,结果仍是阴性。就在黄毛得意之时,杨阳让黄毛将手指伸进尿液进行搅拌,黄毛不解的照做了。随后,民警再次对标本进行尿检,这一次,结果是阳性!原来,杨阳回忆整个办案过程,在交易前,黄毛和曾老二曾在酒店进行毒品分装,他们的手肯定会直接接触毒品,附着在指甲缝里的海洛因,是容易被忽视的一个细节。就这样,案子打开了突破口。

  办案子让我很兴奋,我愿意。从2005年,杨阳办理的第一个孕妇藏毒案开始,每办一个案子,都让杨阳兴奋不已。从没想过有多么危险,只知道,“我要上,我必须上!”

  当问到她在这禁毒的八年中,到底抓获了多少犯罪嫌疑人、缴获了多少克毒品?她说:“这个我真的记不起来了,也没统计过,你还不如问我办过的犯罪嫌疑人的名字,我还能给你说说。”

为女则柔,为警则刚

  杨阳,是雷波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的最普通的一员,也是最不普通的一员。在雷波县公安局民警队伍中流行着这样一句打趣儿的话“杨阳除了性别是女的,其他所有都是男的。”别人这样说她,她也从不生气,依然与同事们“称兄道弟”、出生入死。为了节约时间,出门方便打理,她把头发剪到耳朵以上,她的衣柜里没有裙子、鞋柜里没有高跟鞋,与男人们一样,常常席地而坐,和谁说话都直来直去,好像打个“标点符号”稍微停顿下都嫌累。

  但其实,女人,天生都有不可触碰的软肋,这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涉足的领域。不管别人再怎么说她是“女汉子”,如何强势、坚韧,但她终究还是一个女人,有着那些不愿意去揭露的伤疤和痛楚。在同事眼中,这位比男民警还要厉害的女警却在采访的半个多小时里,掉了三次眼泪。她流下的热泪,是对禁毒事业的坚守和忠诚,是对凉山毒情的痛恨和惋惜,是对儿子的歉意和愧疚。

  “毒瘤”是凉山持续二十余年的痛,多少凉山公安人前赴后继,不畏生死。说起凉山毒情,杨阳几度红了眼眶。作为一名缉毒警,她深知毒品犯罪的暴利,刺激着本就贫苦的人们走向犯罪深渊。在她经手办理的案件中,不乏妇女和未成年,他们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以弱示弱,贩毒虽然明白这是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却依然铤而走险。在一次24小时监视毒贩体内排毒,清理毒品的过程中,一名艾滋病女毒贩反复提醒杨阳“你小心点,我有艾滋病,别遭传染了。”这句话反复刺痛着杨阳,刺痛着这位在缉毒战场上奋战了八年的女警。

  是的,她是一名常常把生命交给未知的缉毒警察,也是一位缺席了儿子人生无数重要时刻的不称职的母亲。儿子今天刚上二年级,逐渐懂事的儿子,知道妈妈是警察,更明白妈妈从事的是最危险的缉毒工作。

儿子:妈妈你不准牺牲了

  6月14日,凉山州布拖县公安局民警贾巴伍各在抓捕毒贩时不幸壮烈牺牲,这件事对娘俩儿的触动都很大。儿子看着电视里报道贾巴叔叔的事件,像个小大人似的嘱咐妈妈:“妈妈,你不要去抓毒贩了,你更不准牺牲了。”八岁的儿子可能并不能完全理解“牺牲”的含义,一个“不准”却是饱含着对妈妈深深的依赖。母子连心,说起儿子,杨阳总是止不住的抹眼泪,“我不像其他母亲一样,能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周末陪他学跆拳道,甚至最简单的为孩子做一顿可口的饭菜,我都经常做不到。”“贾巴的事件对我触动很大,和儿子不一样,我只想把这些亡命的毒贩都抓完,亲手给他们戴上手铐!”说完这句话,杨阳的电话响了,她停顿了两秒,收拾好哽咽的声音,接起电话,又有新任务了……挂了电话,她连声说着抱歉,然后匆匆离开了,看见走廊中一个瘦瘦小小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转角。

  “愿每次出发,都能平安归来。”(黄兴元
Tags:
责任编辑:詹球胜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情:
内容: